陈横颜的理想国

横颜,aiko的一首歌,上化学课无聊时随意写在了书角。突然一天看书时觉得如果作为名字,倒也不错。

新年快乐

看到了去年这时候的华商报,其实内容大抵都是相同的,无非换了个动物。关于龙年的吉祥话太多了,对比之下蛇年单调苍白了许多。不过蛇年的吉祥物是不是又是销量最差或者又有几个人要跑去买红内衣红袜子都没有什么关系,主要大家开心就好了~
明天吃完饺子帝都走起~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最近开始听中文歌了

最近开始听中文歌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听听也不会怎么样,所以就不知不觉下了很多。
我想起我以前有个同学很喜欢林俊杰,总是给我推荐他的歌,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听。但是却因为另外两个人的缘故开始听重金属和一个香港当红歌手的作品。其实现在想想,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就像是人总在为得不到的东西惦念的不行,却不懂得珍惜当下。或许我就是这样吧。这是个坏毛病,要改。
看了看人人,看到那些曾经高中都有些愤世嫉俗不愿随大流同流合污的同学们各个都开始积极投身学校的文艺活动中,各种正装照,各种闪亮的妆容,都让人心底泛起一阵阵小波澜,不禁感叹人就是容易受大流感染,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的话不过就是吹给别人的一阵耳旁风罢了。只是感觉大家其实内心那个在中学时代埋藏太久的种子终于破土而生了吧。不过这些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只是觉得作为一个freshman还是先观望着,暂时不做什么大动作。
昨天的元旦晚会作为工作人员之一,虽然没有干什么太多的事情,不过拖着开始感冒恶化的身体在那个跟冰窖无差别的北绣各种打酱油还是对我的病情起到了加重的催化作用。以至于最后晚上回到宿舍还是觉得冷的不行。到现在也不知道应该吃着什么药,就是晚上睡觉前吃了点阿莫西林,感觉现在还是那个狼狈的样子。所以果断翘课了。
刚才京东发了短信,说《绿皮火车》到了,让我到校门口去领取。好吧。以后不让京东送到杨凌了。上礼拜天买的,现在才有音儿,真是有够高效。
昨天在台下坐着的时候,看到朋友穿着正装走来走去,真的好想笑出来,我知道我目测的不准确,不过,真的好像我的表弟。还有一点,朋友真的不上镜。
说了这么多,也没有个主题。不过想说什么还要想主题确实有点狗血。不过呢,不管现在也好,未来的2013的春天也好,我会一直保持我的这个情感状态,不会逾越我给自己定下的那5条底线,就算是一个人也好,就算没有懂我的人出现也好,我也不会随便找一个人凑合一下。感情这种东西不是熟悉后因为寂寞相互慰藉而以“日久生情”为借口建立起来的。我想要有一个和我频率相似,爱好相似,三观相似的人,而不是一个只能和我讨论同学学校破事的存在,那种感觉只能做同学了。
最近听的歌有麦浚龙,蔡健雅和陈绮贞的。喜欢麦浚龙是因为高中时候听的《超生培欲》,知道这首歌还是因为苍井空。好吧,感觉有点没节操。不过,确确实实是首好歌。

RumYu:

我用足迹丈量世界,我的2012足迹(风光篇)

  我用我的足迹丈量世界,我用我的镜头表达内心,我不是一头称职驴,因为我玩儿的不够虐,我不是一个称职的记录者,因为我的照片夹杂太多个人情绪。但是我坚持在路上,只为寻找那一份自由,驰骋天地,感受自然所带给我震撼与享受。我感谢照相这一年多来带给我的太多感动,也是因为照相,让我迈出了远行的第一步。不因失去而退缩,也不会因收获而癫狂,这是自然教给我最宝贵的。以一颗平常之心坚持走在路上。我的路,才刚刚开始。

未知时间的短信

如果2013年,我们还在的话,就祝你1月4号和你爱的人过这一天,因为世界上就只有这一天是201314(爱你一生一世)。发给你的十五个特别好友,不许在你这儿断了,相信你!发给你最好的九个朋友,超过九个你会幸福的,想起谁,发给谁,也包括我,别小气今年12月有5个星期日,5个星期六和5个星期一。这是824年才发生一次的事。中国人把它叫做钱袋子。把这件事告诉你的朋友们吧传说4天里你就会收到钱。根据风水的说法,如果你不转发的话,会贫穷一辈子。我不想错过好机会,所以给大家发了这条短信,祝各位好运。

有人给我发了这样一天信息。估计是昨晚。但因为我睡得早,早晨才看到。本来转发了,但是出现了bug,所以,那些被我转发的童鞋们有没有收到就不清楚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好朋友。。。你是有多中二。

多啦C梦的口袋:

上个月为杂志拍摄的情景片--最好的礼物:其实转一个身发现最好的礼物就是更好的自己。http://weibo.com/nanc1

一空之间 老飘飘的阴暗面:

就像是一场没有头绪的暗示,好像在下一个拐角能回到过往。

然而沉重时间,总能走在阳光的前面。

启示录

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你好西安

火车晚点了。
这一点虽然经常见到,或者说,火车晚点了才算正常。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只是会觉得火车晚点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是实际上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不幸的是,我这次不是一个人,而是和我的朋友。就像我说的,有一个人能和你一起回家,真心不赖。这次,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回家,回西安,看似真心不赖。
看似。这个词,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也就是我所说的“不幸的是”,也就是,这件事没有实施之前确实不错。但等你真正实施之后,就是另外一码事。
我的这次回家之行正是如此。

其实在《46秒的通话》中,我说过,版本二已经“胎死腹中”让我分外难过。但是现在的情形就是,我遵照了版本二,而将所谓的“版本三”扼杀在了摇篮中。能让事情发生这么大变动的原因就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
我很相信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巧合其实都是注定的。
再说巧合之前,先插个其他的段子。
就像这次。我们周五的课同周一周三不同,先上无机及分析化学,再是高等数学。我个人从小就对数学不怎么感冒,所以,学到现在还没有对数学产生一看到就吐的条件反射简直就是奇迹。即是如此,我还是强忍着听不懂而带来的眩晕感坚持了一段时间的“学霸模式”。也就是每天6点起床,6点半左右出门,一个人顶着黑暗夹杂着寒风走向三号楼的高数教室。只是为了占到一个前面的位子。然后再去吃饭,和盖早餐卡。因为这么不可理喻的占座位方法只有少数的学霸做得到,所以我们暂称这个为“学霸模式”。当然我这个模式开启了没有多久,就因为和系统发生不可调和错误而被迫中断。
从这个事情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事实。
事实一,我们同学都是爱学习的好孩子。如果没有那么高的上课热情,我是不会被逼迫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只是为了高数课的一个前排的座位。120人的大课,坐到了后面,只有意味着,看得见字却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听得见声音却听不清是什么。
这就引出了事实二。
事实二,明明是120人的大课,却非要安排在一个平行的教室中。这明摆着存在一个悖论——学校其实并不希望你有多认真的听高数。因为坐到了后面,除非你的视力极佳,可以达到1.5,否则你绝对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双眼或者双眼前的的那片树脂看清老师在那四块可移动的,极其光亮的板子上写了些什么东西。而且这个教室不合理性会催生一系列的问题。一,会影响同学之间的关系和谐。比如,我七点来到教室,发现前四排全被占满了,但是坐的人不到一半,其余的都是类似于包一样的东西时,一大早的心情就被完完全全的破坏掉了——有可能有的人还在睡着美美的觉,等到心满意足时可以坐到一个视野极佳的宝座。而我瑟瑟发抖的来占座位只能坐在倒数几排,很不公平吧。二,在问题一的催化下,会加深我对高数的厌倦感。从而导致问题三出现——逃课。我可以说,要不是因为朋友,我可能这么不想来上高数课。坐不到前头,还听不懂。这只会加深我的挫败感和被动性——大学不过如此。但是,因为感觉朋友很认真,每天都会去上课。甚至连大学计算机的理论课都会去。虽然去了只是刷人人,玩游戏,但是他会去。后来问了,感觉其实挺狗血的,就是他们班的学习委员会查人。包括这次,他所说的有急事要回家一样。周五的3,4节课是高数,我果断翘掉了,他却乖乖的跑到了三号楼。哪怕是坐在后面的位置。就这样,居然还天真的觉得能坐上1点的火车回西安。
啊,说到这里,就渐渐回归重点了。因为说到了“学习委员”。我们班,可以说是班风极其松散的。要不是一次化学课班长逃课被发现导致开始差考勤,我们班是绝对不有那种费力不讨好的查人制度。
今天,打了预备铃后我才到了上课的教室,周五先上的是化学,舍友帮我占了一个第四排的好位置。因为化学需要幻灯片授课,所以在阶梯教室上。来要来晚其实差不了多少。结果,我坐的位置,就在学委的旁边。
因为下午的班会,班干部要做工作总结,所以学委也不例外。说到了要回家,学委说她周五要回去。
—班委不是要做工作总结么?
—这个啊,我写好了,让宣池念就行了。
—你不去了啊?请假了?
—嗯,我票都买好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骨子里还是缺少一丝叛逆。
我回头寻找班长的身影,结果没有看到。果然他翘课了。
—你直接走,回家了再说。
学委这么给我说。
真心勇敢。我心里暗暗佩服她。
这确实是个巧合,如果我没有坐到她旁边,或许现在我不是在火车上,而是在宿舍的床上睡午觉。然后去开5点的班会。这个时间,不早不晚,刚刚好扼杀了我周五回家的最后希望。
还好,我逃了。

现在来说说“不幸的是”。
很简单,也很无奈。就像是《盗墓笔记》里常出现的一个词——一路无话。
我和朋友一路无话。
一个在打lofter,一个在看电影。
也许能说的都在吃饭的时候说光了吧。
这真是太有挫败感了。其实,这样,跟一个人感觉是一样的。朋友啊。
我是有愧疚感的,因为如果我早点买票的话,应该现在已经到了,也就不会在候车厅遇到朋友的朋友,导致我一个人坐在冰冰冷冷的金属质座位上看微博。火车晚点了,很愧疚。
这也许就是巧合。一个既好也不好的巧合。

看到城墙了。阔别了两周,我回来了,西安。
和我的朋友。
你好西安。

daily kc:

递上桌的茶看起来暧昧又温暖
其实递给谁的都一样
说不定触摸还会灼伤
所以还需要提醒自己 别碰会烫

我就是在指代